的个人主页 二级域名: http://.
首页 | 搜索 | 登陆 | 注册
留住……
sb007 2010-03-28 20:15 复制

留住……

宜兴市城北小学   唐瑛

身为母亲的我从内心感谢我的儿子,他让我常常从一个母亲的视角出发,去审视和反思我的教育教学工作;他常常让我平淡的生活因角色的变化而丰富,因体验的深刻而充实,因责任感的增强而变得常常思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 

有一种美丽叫童真

儿子上幼儿园了,小嘴整天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。一天放学,我牵着儿子的手回家,小东西一直看着西边将要落山的太阳,我怕他的眼睛被阳光刺着,于是说:“儿子,不要盯着太阳看哦,会伤害眼睛的!”

“可是,我要目送太阳回家啊,她一个人太孤单了,要不她为什么这么慢地不舍得离开呢?”儿子的话让我心里一喜:还懂得“目送”和“孤单”了,真的要上学啊!

“是吗?太阳的家在哪里呢?”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问儿子。

可是,儿子马上回答:“太阳公公回家了,他的家在大海里!”

呀!可爱的儿子竟然成了小诗人!

 

不久前,听一位老师上《狼和小羊》。这位老师的素质很不错,语言充满了感染力,学生都情不自禁被她带到了童话的情境中。读到最后一句“说完,狼向小羊扑去”,老师问:“小朋友想一想,狼向小羊扑过去后会发生什么事呢?”

我的心里直纳闷:这个问题提出来有什么意义呢?这不明摆着吗?答案是唯一的啊,狼吃掉小羊啊。

可是学生的回答却超乎我们成人的定向思维:

“狼太用力了,扑到河里淹死了。”

“突然,猎枪响了,狼被猎人打死了。”

“小羊用角一顶,把狼的眼睛给顶瞎了,狼哭起来,呜呜呜……”

……

总之,孩子们口中的小羊安然无恙,,狼得到了应有的报应。在孩子的眼里,正义总是能够战胜邪恶的。再看听课老师,眼里的惊谔、不可思议在慢慢地溶解,取而代之的,是善意的微笑。

 

我常常想,在孩子的生命里,是没有幻想和现实之分的,有的只是爱、和平和正义。所有在成人看来荒诞不经的情节与经历,到了孩子那儿,却有着“无可置疑”的真实性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一个孩子就是一位理想主义者,一位浪漫主义诗人,孩子用自己的价值取向来决定他们的思维方式和看待问题的视角。更多时候,当老师的问题问出来,老师往往考虑的是“应该是怎么样”,而孩子呢,从来就不会这么理性,他考虑的则是“我希望是怎么样”。小孩子是不懂得掩饰自己的,他们的美好愿望甚至是幻想,常常就那样自然而然地从心灵流淌出来,这样美丽的“童真”应该就是我们期待的“想象力”吧!

当一个孩子不再相信天上的星星会说话、说谎后鼻子会变长,晚上大灰狼会吃不睡觉的孩子;不再为丑小鸭受到嘲笑而黯然,不再为王子赶走女巫唤醒睡美人而欢呼雀跃的时候,恐怕童真就要离去,“想象力”也要枯萎了吧?

 

 

有一种给予叫抹杀

诚然,无论我们怎样惋惜,那个美好的“童真”年代都将因为种种原因而离去……

课间,老师们回到办公室,一如平常地议论开来。王老师从厚厚的本子里抬起头来,愤愤不平地向大家求助:

“我一个拟人句讲了不下20遍啦,学生还是不会!谁来教教我怎么教学生造拟人句!”

“简单啊,我就教学生加上一个表示人的感情的词语,什么高兴啦,悲伤啦,考试准不会扣分。”李老师及时献上了“锦囊妙计”。

“要说现在的孩子也真是没有什么想象力了哦。”谈老师跟着一声叹息。

我愣住了。我不知道办公室同仁中的为人父母者,有没有想到自己的孩子,孩子的童年。我只知道我立即就想到了。想到了我的幼儿园小班的儿子:他在看到奶奶从冰箱拿出青菜的一刹那,喃喃地说:“奶奶,冰箱太冷了,青菜着凉了,你看它在发热,在冒汗呢!”

我的儿子并不超凡脱俗,他在幼儿园里,也只是很普通的一个。那样让人忍俊不禁的话语,我想每位为人父母者都不陌生吧。一个孩子的脑袋,简直就是一座有着无穷无尽想象力的宝库。他们不懂得什么是“拟人”,什么是“比喻”,但从他们嘴里蹦出的一个语词或一个句子,其形象与贴切,常常是熟稔拟人和比喻的大人们自叹不如的。

孩子在长大,想象力却已渐渐远去了。语言的本源在于“显现”人的存在状态,儿童通过语言跟世界缔结一种和谐的关系。而在现实中,很多时候语言已沦为练习甚至是应试的工具,变得苍白庸俗、毫无情致。我们不禁要追问:孩子的想象力哪儿去了呢?在成长的岁月里,那曾经闪耀在眸子里的神采、那曾经跳跃在脑袋里的梦幻,是怎样一点一滴地消失怠尽的呢?

是充满功利色彩的语言标准束缚了孩子想象的翅膀吗?

是日复一日的程式化训练让孩子的语言失去了生命活力吗?

是面目呆板的语言学习模式让孩子学得索然无味吗?

还是,因为自身想象力日益枯竭,老师有意无意间的“直接给予”抹杀了学生的想象力了呢?

……

想不下去了,也不敢再想下去。作为一个语文老师,我们究竟为孩子做了什么?对孩子做了什么??从灵魂深处油然而生的感慨,让我心虚,让我汗颜。

 

 

 

有一种教学叫诗意

那么,我们能为孩子做些什么呢?

记得有个学生在写“纸”字时,常常会把它写成“纸”。强调了很多遍都无济于事。有一次批到学生的作业,又和它狭路相逢。我叹了口气,对面前耷拉着脑袋的孩子说:“瞧吧,好好的‘纸’,叫你给点上一个小黑点儿,它多委屈啊。”孩子咧嘴笑了。说也奇怪,这以后,那个字居然再没错过。

一些老师的潜意识里,常常把自己的工作对象死死认定为“学生”,既然是学生,就是来学习的,那我就来教你,恪尽职守地把一切知识点按照考试批卷的标准传授于他们。其实,学生更是孩子。他们有着孩童特有的知识背景和生活经验,更有着与成人全然不同的思维方式,以及由思维方式决定的接受知识的途径。

我一直相信,一位优秀的教师,一定是对儿童心理很有研究的,他不见得会说多少深奥的理论,但一定有着丰富的实践智慧。就如同蔡芸芝老师,教鞭轻轻落在魏巍的小石板时假装生气却松开的眉头,还有于永正老师,面对那个读八次才把一个句子读通顺的孩子的等待和鼓励,我想,在任何一个孩子的记忆里,这样的“教学”都是不会褪色的吧。

 

童年,终将过去,但我总是希望由小学语文、小学语文老师相伴的这一段生命,在孩子们的记忆里,是与愉悦、自由、梦想联系在一起的,岁月也许会滤去种种关于具体语言知识的记忆,但还能有一些东西积淀下来,那就是,如同对母亲般对于母语的向往与眷恋,并且,这样的眷恋能伴随他一生。

总是希望我们的课堂、我们给孩子的语言环境,可以是一片远离“污染”的净土。这就需要教师能独守一份从容淡定,从孩子的特性出发,有时不妨就把自己当作一个孩子,去寻求一种诗意的智慧的“告诉”。

总是希望语文老师也要有孩童般的天真和浪漫情怀,在课堂上以特定的课程内容为背景,为孩子构建具童年生态意义的情境,并引领孩子用心去触摸与聆听文字,唤醒他们对语言最初的体验与深情,并在此间获得生命成长的意义。

   总希望我们的孩子可以“童真”永存,永远“留住”!


阅读全文(1284) | 回复(0) | 推送

欢迎到 sb007 的个人主页看更多内容

 共0条回复



 

Powered by BLOG 教师博客 Code © 2006-08 Design by http://blog.yxzkxx.net
Time 0.074226 second(s),query:6 Gzip enabled